ST宏图业绩预告再遭问询 两大预付款公司注销近3年受关注

02-16 02:09

证券日报

ST宏图业绩预告再遭问询两大预付款公司注销近3年受关注

ST宏图

本报记者桂小笋

ST宏图2月14日和2月15日的公告,让不少投资者直冒冷汗:ST宏图的前五家预付款公司中有两家在2020年先后注销,公司还能顺利收回货款或供货吗?至今未和这两家公司解除合同的原因是什么?

1月31日,ST宏图发布业绩预告称,由于全资子公司宏图三胞被申请破产清算,公司欲在2022年度计提信用减值金额约47.75亿元。此举引发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当日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披露细节。而在ST宏图的回复中,上交所发现,公司前五大预付款公司中,有两家在2020年已经先后注销,于是再度于2月14日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相关处理的合理性,以及如何处置供货或返还货款义务等事项。

对此,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法律、财务行业人士表示,目前来看公司采取的措施并不合理,建议监管机构及时介入调查。

问询函揪出多个财务细节

今年1月31日,ST宏图发布了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2年亏损,亏损原因是全资子公司宏图三胞被申请破产清算。宏图三胞对所属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对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2022年度计提信用减值金额约47.75亿元。上海证券交易所随即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列示计提信用减值的一些细节事项。

2月13日,ST宏图在回复中称,根据相关公开信息,公司前五大预付款对象中,南京宁攀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宁攀”)和上海连福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连福”)已注销。截至2021年末,上述两家公司合计预付款余额4.7亿元,均未计提减值,2022年预计全额计提减值。

这再次引发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要求说明南京宁攀、上海连福注销后,公司未解除合作关系、收回预付账款的原因及合理性等事项。

透镜公司创始人况玉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ST宏图预付款收回的问题,关键要看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是否做过客观努力,是否勤勉尽职。该公司的预付款余额巨大,占公司总资产比重超过三分之一,构成了该公司的核心资产,且这些预付款的账期绝大部分在两年以上。根据主营业务和商业模式判断,这一核心资产在总额、结构及形成的商业逻辑上都存在明显瑕疵,这也是审计机构连年出具“非标报告”关注的重点。仅仅依赖社会审计和公司自查或许很难有结果,需要监管机构及时介入调查,维护投资者权益。

公司称与对方沟通正常

在公告中,ST宏图称,与南京宁攀和上海连福管理层沟通正常,过往年度都与两家公司函证往来余额对账,并取得两家公司盖章回函确认往来余额。

鉴于此,在第二次问询函里,上海证券交易所追问ST宏图,南京宁攀、上海连福注销后,公司是否采取措施确认有相关方承接上述两家公司的供货或返还货款义务,以及公司是否与承接义务方重新签订合同;结合上述情况,说明南京宁攀、上海连福注销对相关预付账款减值准备计提的影响,前期未计提信用减值的依据和合理性;公司2020年、2021年末净资产分别为4.07亿元和0.68亿元,要求公司结合上述问题的核实情况,说明2020年度和2021年度是否存在应当进行会计差错更正的情形,公司前期披露的定期报告是否真实、准确、完整。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已经注销的公司不是合法有效的法律主体,不能将之当作供应商或客户进行披露。对于已注销的企业,其存续期间的未结债权债务由原股东继承。不过,股东承担的是有限责任。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南京宁攀、上海连福已经注销,企业注销后会进行清算,对剩余资产进行分割,对于企业存续期间的债权债务,按照股东各自清算所得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

“关键要看这两家公司是否进行了清算,如果公司存在剩余资产,ST宏图预付款追回还有可能。”王智斌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