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次冲击IPO失败,曾估值百亿,罗振宇还能做时间的“朋友”?

2022-08-05 12:04

为知识付费的生意,都被挡在了IPO的大门之外。

从最早的瀚叶股份收购量子云,到吴晓波借壳冲击IPO,再到罗振宇的罗辑思维数次冲击IPO折戟,资本市场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知识付费离上台面还差几千公里。

8月2日,根据深交所消息显示,由中金公司保荐的思维造物已经申请撤回IPO的申请文件。这就意味着,本次思维造物冲击IPO以失败告终。

据悉,这是罗振宇在两年内第7次冲击IPO。

那么作为知识付费的代表,罗振宇的罗辑思维为什么就不能闯关成功?知识付费的生意还能火多久?

实际上,上市难并不是罗辑思维一家的问题,从最初的量子云开始,知识付费类以及新媒体类公司上市均没有成功的先例。即使后来吴晓波携手吴晓波频道冲击IPO时,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终不了了之。

也就是说,此类公司有天然的“缺陷”,这种缺陷来自于:

第一,不确定性。吴晓波曾经说过:“人生最美的事情,就是不确定性”。但是把不确定性放在生意上,却是最差的生意。

作为文化传媒类的公司,其风险首先来自于政策方面,其次来自于自身。这两方面的不确定性对于拟IPO公司而言,都是最大的障碍。实际上,罗辑思维作为和教培行业“沾边”的企业,受困于行业也是正常的。

第二,收入结构的“单一性”以及不稳定性。根据思维造物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 6.28亿元、6.75亿元和8.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1.15亿元、4006.35万元以及1.25亿元。也就是说虽然营收在稳步增长,但是净利的不确定性在增加。

另外,其招股书还显示,2020年以及2021年,罗振宇和罗振宇、李天田作为主讲人提供的主要课程收入分别为3426.92万元和8374.24,占线上知识服务收入的7.63%和15.52%。个人IP化虽然是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但是也是最大的风险点之一。

第三,未来的可持续性问题。作为线上知识的服务商,从2015年开始,售卖课程以及卖书的方式就被大众认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众对知识付费的认可度却开始出现了松动,思维造物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前十大课程中非自研课程收入占线上知识服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22.16%、17.14%和 10.78%,降幅非常明显。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未来用户对知识付费态度的变化,该板块的收入会迅速下降。

第四,个人IP化的问题。罗辑思维之所以能做这么大,和罗振宇本人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作为公司最大的IP,在公司起步阶段,他本人可以为公司带来巨大的流量以及收入,但是随着公司正规化,进入IPO阶段,那么和个人绑定的太紧一定是一个悲剧。

这种例子常见于影视类的公司,因为艺人翻车的公司并不在少数。

综合而言,我认为知识付费已经到了红利的尾声,其未来的持续性存疑。且在提交招股书时其业务模式风险、合规性、供应关系都是被问询的重点问题。而这些问题,思维造物实际上开展业务还是有争议的。

众所周知,罗振宇曾发下宏愿要做20届“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该演讲前几年为罗振宇以及思维造物带来的大量的人气以及口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干货越来越少,广告越来越多,以及判断失误等原因让罗振宇的口碑出现了大幅的下滑。

做时间的朋友,然后一起和时间赚朋友的钱,随着思维造物多次冲击IPO的失败,罗振宇最好的时光可能就要过去了。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