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集体逃离火星人

2022-08-05 08:03

斑马消费 范建

如果不出意外,火星人股东朱正耀天价离婚案之后,会上演大手笔减持的戏码。

在此之前,包含朱正耀在内的,火星人多位重要股东密集减持套现。曾经的千余机构股东,更是集体飘然而去。

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公司总市值已缩水近6成。

又见天价离婚

尽管朱正耀并非火星人的控股股东,其离婚并不会对公司控制权造成影响,但因其婚姻产生的巨额财产的分割,仍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强烈关注。

8月1日,公司披露,根据朱正耀与前妻虞惠丽的协议,朱通过非交易方式,将所持火星人18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9%)分割至虞名下,朱仍直接持有3.31%股权。按当前公司的股价计算,朱分割给前妻的股票市值高达6亿元。

为何双方对上市公司的股权不是平均分割?这并非朱发扬风格,践行了自己一贯坚持的“吃亏是福”的理念,而是因为,他还通过持有火星人(300894.SZ)第二大股东海宁大有的出资份额,而间接持有部分火星人股权。

股权分割完成后,朱正耀和前妻虞惠丽都变成了持股5%以下股东,虞所持股份更是全无限售条件,减持起来更加方便快捷。

尽管,从法律关系上,朱、虞已解除了婚姻关系,但双方在经济上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朱正耀起家,是靠和前妻虞惠丽一起在海宁市开超市,并逐步拓展至投资、医药等领域。

随着双方婚姻关系的破裂,朱正耀名下两家主要企业海港超市和海港医药的股权也进行了重新分割,此前并不直接持股的虞惠丽,在今年7月,成为了持有以上两家公司40%股权的股东。

几乎可以预见,下一步,虞惠丽会密集减持所持火星人股权,以求资金落袋为安。

集体减持

朱正耀不仅是火星人的重要股东,还是公司的创始股东之一。2010年,火星人前身火星人有限成立,由黄卫斌、朱正耀和董其良共同出资成立,朱为第二大股东。公司成立后,朱、董二人并不直接参与实际经营,日常经营活动均由董事长兼总经理黄卫斌全权负责。

火星人于2020年底上市,在它之前不久,亿田智能、帅丰电器先后上市,“集成灶四小龙”在资本市场完成集结。

一年之后,火星人部分股东所持股份解除限售上市流通。随即,一场不间断的集体减持展开。

今年1月初,火星人公告,第四、五、六大股东朱正耀、红杉智盛以及海宁融朴,拟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所持公司数额不等的股票。

其中,减持最为凶猛的当属朱正耀。

今年1月25日-5月6日,他以37.70元/股均价,减持公司405万股,完成了减持计划,合计套现1.53亿元。紧接着,他又披露了减持预告。

6月20日-7月27日,他已通过十多次集中竞价,减持套现超过4500万元。截至目前,减持计划尚未完成。

海宁融朴是由火星人董事王利锋控制的企业,减持公司股份也毫不手软。今年1-7月,通过大宗交易以38.31元/股,减持616.4万股,套现2.36亿元。

在上一个减持计划周期内,红杉智盛不知何故,并未实施减持。不过,在6月,该公司已披露了新一轮减持计划。拟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减持不超过公司5.26%股权。

火星人另一个创始股东董其良,在公司上市后,他虽为第七大股东,但因其持股仅有3.69%且不在公司任职,所以,减持起来,默默无闻。今年一季度,他减持火星人189.17万股,套现数千万元。

火星人上市后,一度受到了资本市场的强烈追捧。2021年Q2,曾有多达上千家机构持有该公司股权,直接推动股价水涨船高,当年7月16日,更是攀上了80.10元/股的历时高位,公司总市值超过300亿元。

不过,机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到今年6月末,持有火星人股权的基金已仅剩5家。

8月4日收盘,火星人股价33.51元/股,总市值135.7亿元,较一年前的顶峰时期,缩水近6成。

激进火星人

作为火星人的创始人和实控人,黄卫斌之前并没有家电行业的从业经验。

他16岁那年,进入海宁湖塘羊毛衫厂工作,从此与服装行业结缘。10年之后,他辞职创业,先后创立海宁市鸿源羊毛衫厂、积派服饰和简爱时装。

2007年,他在新房装修时,接触到了国内刚开始起步的集成灶。他以商人的独特眼光,看到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但是,隔行如隔山。好在,只要肯花钱,不怕请不来懂行的人才。浙江拥有老板、方太两大厨电企业,集成灶的鼻祖浙江美大,总部就在海宁。

火星人成立两年后,浙江美大(002677.SZ)就以“集成灶第一股”的身份,登上了深交所主板,抢先占领资本高地。

从事服装行业时,黄卫斌自认为也做得不错,但在品牌方面是个短板。于是,涉足集成灶伊始,他就特别注重品牌的投入,始终坚持“高投入、高产出”的营销打法。

2021年,火星人终于以23.19亿元收入,赶超行业前辈浙江美大(21.64亿元),成为了集成灶行业收入规模最大的品牌。

这一年,公司投入销售费用5.07亿元,销售费用率达21.86%,远高于浙江美大11.23%的同期水平。这也导致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有3.76亿元,远低于浙江美大的6.65亿元。

火星人的异军突起,引起了行业开创者浙江美大的警觉。

2017年,浙江美大创始人夏志生,因年龄问题,将公司指挥棒,交给了儿子夏鼎。外界以为,这家企业已顺利完成了二代接班。未曾想,两年后,夏鼎未进入新一届董事会,将公司大权传递给了妹妹夏兰,董事长、总经理一肩挑。

然而,没过多久,夏兰宣布辞去总经理一职。当时,恰逢受疫情影响,公司业绩大幅下滑。时年年近八旬的夏志生,再次披挂上阵。

如今,已81岁高龄的夏志生仍在亲自担任公司总经理,指挥着千军万马市场搏杀。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