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急需新舵手

02-22 08:16

斑马消费 陈晓京

3年多时间,董事长连换三任、多位高管离开,东阿阿胶在重回高增长路上,前途扑朔迷离。

自阿胶神话跌落神坛后,公司在华润医药加持之下,虽已挽回业绩颓势,但以怎样的方式在消费市场重新亮相,还亟待一位新舵手。

人事大变阵

东阿阿胶(000423.SZ)再次成为焦点,是日前又一次人事大变动。

公司20日公告披露,高登锋辞去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同日,副总裁张名君一同辞任。

高登锋1995年入职东阿阿胶,从普通销售代表一路进入核心决策层。2020年1月,他就任公司总裁。两年后就任董事长,不过在任仅13个月。

张名君早年在华润医药旗下多家企业历练,2020年11月就任公司副总裁之前,任华润医药集团高级经理、办公室副总等职。

二人任期未满就匆匆离开,不免让外界浮想联翩。

其实,最近几年,东阿阿胶人事变动一直较为频繁。

2022年12月,服务公司多年的“老人”刘延风、任儒倬双双辞去副总裁职务;当年10月,华润三九董事崔兴品空降公司,担任董事。

这3年多时间,同一关键职位,发生更迭最多的是董事长。

2019年11月,王春城辞任第九届董事长、董事职务;接任者韩跃伟,于2022年1月辞任第十届董事长、董事职务,后高登锋接任。

谁将接班高登锋,如今尚无消息,暂由公司总裁程杰代行其责。

为何秦玉峰后时代,东阿阿胶高管团队频繁变动?除了医疗改革政策与市场环境的变化之外,可能与华润医药对东阿阿胶的统筹布局有关。

2月16日,公司在上海接待27家机构调研时指出,人事调整力度之大,主要是为实现组织、战略和业务逻辑相匹配。2022年公司系统开展组织重塑,未来,将持续优化组织配置和人员结构,适应公司发展。

经营之变

在人事变阵的同时,公司经营渐入佳境。2019年巨亏4.55亿后,次年成功扭亏,盈利0.43亿元。

这得益于在华润医药元老级人物韩跃伟精心铺垫,使得高登锋接手后得心应手。随着剥离不怎么赚钱的毛驴养殖和销售等业务、增资药品子公司华润昂德、合并临清药业,企业迎来发展新局面。

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增至4.40亿元。2022年,预计归母净利润7.60亿元至8.10亿元,较上年增长73%-84%,预计扣非净利润6.86亿元至7.36亿元,较上年增长95%-109%。

华润医药入主公司之后,与秦玉峰时代通过不断提价获得业绩增长的策略不同,这家老字号试图借鉴华润三九(000999.SZ)业务转型经验,围绕阿胶打造一个滋补产品生态体系。

公司业务定位为医药+健康消费品双轮驱动模式,一方面重申阿胶药品属性,组建医疗事业部,回归医疗市场,阿胶块、复方阿胶浆等仍是核心产品;在健康消费品领域,将桃花姬、龟鹿二仙口服液、阿胶速溶粉、阿胶金丝枣等推进大众消费品渠道。

在渠道加持之下,公司计划将桃花姬打造成全国性养颜零食领导品牌;阿胶速溶粉已在奈雪的茶合作,试图与年轻人在新零售渠道进行互动,最终回归到大消费行业。

神话远去

阿胶本是一种传统中药,不知何时起,补血的功效被不断放大,又由于制作阿胶的主要原材料驴皮稀少,以至于阿胶块身价倍增。

秦玉峰在任十多年里,更是对公司阿胶块等产品连续提价,小块小小的驴皮制品,竟成为普通人吃不起的奢侈品。这是阿胶行业教父刘维志退休前,想干又没敢干的事情。

初步统计,2006年到2019年,公司产品累计提价17次。阿胶块终端零售价从每千克200元升至近6000元。

让阿胶块价格高不可攀,秦玉峰靠的是价值回归理论这剂猛药。深层原因在于,熬制阿胶块的驴皮原料缺口巨大,供需关系失衡,才使他的理论大行其道。

随着连年提价,东阿阿胶收入和业绩突飞猛进,2017年、2018年攀至高峰,分别实现收入73.72亿元、73.3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44亿元和20.85亿元。那两年,阿胶块简直就是一台印钞机。

受此影响,公司市值水涨船高,高峰时期接近500亿元,被外界誉为药中茅台。

可是,单纯靠提价这副猛药,终不是长久之计。2018年,公司阿胶及系列产品收入首显疲软,较上年仅增长0.44%。

当时的秦玉峰并不信邪,其对外表示,相比冬虫夏草和鹿茸,阿胶价格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在口诛笔伐之下,公司在2019年出现巨亏,秦玉峰亲手终结延续13年的业绩高增长,阿胶神话就此跌落神坛。

2020年1月,秦玉峰退休,两年后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