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逆差因能源与粮食危机而缩窄

2022-08-05 11:22

美国6月贸易逆差缩窄至796亿美元,连续第三个月下降,并创年内最低水平。6月出口增长1.7%至创纪录的2608亿美元;进口下滑0.3%至3404亿美元。

贸易逆差缩窄的主要原因是华尔街借欧洲地缘问题制造能源危机与粮食危机,能源与粮食价格的大涨令美国获益,美国的石油巨头们赚得盘满钵满,粮食巨头们也发了财,而高通胀则冲击了消费,令美国对汽车等商品的进口需求减弱,这削减了贸易逆差。

利用俄乌冲突,美国与欧盟联手制裁俄罗斯经济,阻扰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导致国际能源价格飞涨,而美国则摇身一变,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从欧日以及中国等能源进口大户身上大发横财。

但这种贸易逆差的缩窄具有不可持续性,能源博弈虽然激烈,不过国际能源价格的高企非供需关系所决定,而是美国制造的国际纷争所导致的,并不能长期改变国际原油市场供大于求的关系,况且能源价格的高企将会积极支持通胀并损害经济增长,反过来又会降低原油需求。因此高油价是经济逆循环的增量因子。

当前的国际供给在逐步提升,但世界经济增长在不断下滑,这一升一降后期将给原油价格带来压力,而一旦原油价格回落导致市场投机多头松动,则原油市场可能出现超预期的杀跌,以修正原油市场的过度投机与地缘危机所制造的扭曲。关键是华尔街后期必然会通过原油期货等金融衍生品做空以牟求暴利,因为价格的极限上行也是为华尔街未来的做空留下充分的空间。

次贷危机爆发之后,我当时在研究美国经济问题时指出,美国如想弥补实体经济空心化的问题,首先就要强化石油产业,而事后证明美国也确实是这样做的,美国加强了页岩油开发,利用国际高油价周期不仅令石油巨头获利丰厚,还强化了实体经济与石油美元体系。

在这一点上,新冠危机中的美国与次贷危机中的美国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为了维护石油美元体系与美国石油巨头们的利益美国当前也变得更加激进。在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先后打击了一批产油国,包括叙利亚、委内瑞拉等,并继续围堵伊朗;而在新冠危机爆发之后美国又全力围堵俄罗斯。

其目的主要是通过能源危机向全球转嫁债务危机,通过能源危机在全球制造高通胀,并推动各国风险资产价格走向泡沫化,然后再通过金融或经济危机刺穿泡沫,进而收割世界财富。当然石油问题还攸关着石油美元的切身利益。

另外,美国是活在车轮子上的国家,油价对居民生活质量会形成明显影响,长期高油价必然降低美国人的生活质量与消费能力,也将影响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因此在中期选举开始前,拜登政府会竭尽所能打压油价,为了争选票而努力降低油价与通胀,否则民主党将会在参众两院失去优势席位,拜登将会成为跛脚总统。(本文系馨月说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于蚂蚁财富)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