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想象“第二个宁德时代”?

02-16 07:23

如今全国很多地方都在招商引资,而雄韬股份的105亿元投资无疑对张华龙老家京山举足轻重。但剩下的80亿元到90亿元如何处理?未来雄韬股份的资金需求量肯定较大,这将十分考验其现金流。

文/每日资本论

他要做第二个宁德时代,还是冒险下注?

2月14日,深交所向深圳市雄韬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雄韬股份)下发关注函。2月13日,雄韬股份与湖北省京山市政府签署投资框架协议,拟105亿元投建新能源电池产业园,规划用地面积约600亩,生产15GWH锂电池和10GWH钠电池,产品主要应用在新能源储能市场及5G通讯、IDC数据中心市场,3年内完成项目整体建设。

这件事的大背景是,2023年被视为钠电量产元年,储能环节普遍被视为钠电池首先可实现替代的领域。而雄韬股份钠电第一代样品2022年上半年完成验证,产品能量密度可达130Wh/kg,循环寿命超过3000次。

深交所要求雄韬股份说明,其在锂电池和钠电池领域的技术、资金、人才、客户等资源储备情况及公司在该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及投资项目的可行性等。

部分业内人士称,雄韬股份与宁德时代、比亚迪错位发展,这让公司获得了广阔生存空间。

事实上,“锂矿一响,黄金万两”,都成了市场的共识。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与锂电有关的129家公司公布业绩公告,其中预增预盈的超过了6成。有53家公司业绩翻番,3家公司净利润翻超10倍。因此,再加上钠电池的未来预期。难怪股吧里有乐观的投资者对雄韬股份信心满满,甚至认为其是未来的“第二个宁德时代”。

不过,做第二个宁德时代可不是好做的。比如,此前有着“第二个宁德时代”的氢燃料电池企业江苏德威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去年落得被深交所拟决定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地步。难道,雄韬股份会让外界重新想象第二个宁德时代吗?

资本市场对此做出了积极反应。2月13日雄韬股份涨停,2月14日其股价最高也接近了涨停板。但2月15日,其股价就下跌了3.56%。技术上看,从2019年4月开始,雄韬股份的股价就呈现出宽幅的旗形向下的箱体震荡走势。而目前的股价击穿了想个旗形箱体的上沿并回踩,能不能形成一波连续上涨的走势还有待观察。

不过,雄韬股份的消息面却是喜忧参半。雄韬股份预告称,2022年预计净利润1.50亿元至2.2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亿元至1.5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5.57%至153.36%、119.04%至128.56%。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76亿元,同比增长25.69%,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比增长1925.011%。

要知道,2021年,雄韬股份净利润是亏损4.22亿元。2022年成功扭亏为盈。对于业绩大增的原因,雄韬股份表示,由于锂电、储能业务均实现快速增长,加上铅酸电池收入稳定、汇兑收益增加,使得净利润大幅增长。

但就在1月20日,深交所对雄韬股份的实控人、董事长张华农采取了监管措施,原因是其违反减持承诺。“每日资本论”注意到,2022年12月,张华龙拟减持不超过3%。2021年9月,其也曾披露过减持,但未实施。2019年,张华农也曾实施过减持,套现超过亿元。

除了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张华农还借助雄韬股份大举分红而变现。 wind数据显示,2014年上市以来,雄韬股份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4.11亿元,累计派发红利3.42亿元,分红率83.13%。部分媒体报道称,通过减持和高比例分红,张华农或将合计套现近5亿元。

超过80%的净利润用于分红,实控人又频频套现,这就不得不让人发问,这是唱的哪出啊?

雄韬股份是国内最早从事阀控式密封铅酸蓄电池研发和生产的企业之一,历史可以追溯到1994年。2003年,雄韬股份的子公司就开始涉足锂电领域,但总体发展速度较慢,占据总营收份额较小,对公司业绩增长较为有限。2014~2017年,公司锂电池营业收入比重仅维持在3%至7%。

2014年12月3日,雄韬股份上市,每股发行价13.16元。上市后,其股价一度摸高至46.68元。不过,随着业绩的不稳定,其股价也开始大幅波动。原因也很简单,2015年,新能源汽车兴起,新能源电池也呈现井喷态势,而那时雄韬股份还在大力推进铅酸电池业务的发展。

不过,从公开的报道来看,2014年开始雄韬股份也开始了转型思考。2017年,雄韬股份正式宣布切入燃料电池领域,进军氢能源,并在在深圳、武汉、大同、上海、广东等地投资成立雄韬氢雄燃料电池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雄韬自主研发的燃料电池发动机产线正式投产。

很快,在各种媒体的报道中,雄韬股份被定义为氢能源的龙头企业,但氢能源业务在雄韬股份营收占比还很小。2022年半年报显示,雄韬股份的营业收入构成为:蓄电池及材料占比64.58%,锂电池占比32.68%,燃料电池占比2.62%。

在2022年11月9日,雄韬股份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上,董秘刘刚表示,氢能事业利润状况欠佳,主要是前期投入的研发费用巨大。随着新能源市场空间的增加,预计5年内氢能会出现一个爆发点。

需要注意的是,雄韬股份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2022年三季度,雄韬股份的应收账款高达12.51亿元,要知道其营收不过28.76亿元。此外,雄韬股份的存货也高达9.41亿元,占营收的三分之一。

据悉,为了支持雄韬股份,根据钠离子电池公司30亿元估值,京山市方面的京山京诚投资公司出资入股10%—20%。显而易见,如今全国很多地方都在招商引资,而雄韬股份的105亿元投资无疑对张华龙老家京山举足轻重。

但剩下的80亿元到90亿元如何处理?雄韬股份在2022年三季度的货币资金为15.23亿元。要想按计划推进项目,未来雄韬股份的资金需求量肯定较大,这将十分考验其现金流。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祝所有读者,2023年身体健康,心想事成,前兔无量】

APP内打开